×
×
校园动态

严张龙老师专访

2019-04-17 1102

严张龙,旧号龙哥,安徽安庆人,2009年汉语言文学、应用心理学双学位毕业,今年是他从事语文教学的第十年,龙哥前天撰文自记,“突然想到,当初满校园大呼小叫称呼我‘龙哥’的学生已经入学10年了”,江湖十年,那个“穿着蓬松羽绒服一言不合就转身流泪的青涩”龙哥当和大家别过了。

 

问:十年过去了,有什么教学理念是您一直坚持到现在,或者说在这些年的实践里越来越清晰的?

 

龙:“独立之思想,自由之精神”。这是我的坚守与追求。说小一点,就是方法比内容重要,思维比方法重要,当然也要有内容,没有内容一切都是妄谈。我总在试图引导学生找到他自己,明确自己的追求,这一点无论我在教什么教材、什么课文,都是不变的,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”当然分数是最不重要的,让学生爱上语文,爱上中国文化,拥有并爱上有个体想法的自己,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。

 

 

问:您正好提到分数和文化。那么对于我们的学生,少了来自语文考试的压力,更多的是将在国际、在多元文化的群体中扮演角色,您认为语文或者语文课对于他们的意义在哪里?

 

龙:打上中国的烙印,或者说给自己留下更多中国的痕迹,让自己成为自己。这是语文课能或者需要带给他们的。中国人的标签是每一个人从外貌到骨髓深处都无法去除的。尤其是对于将完全置于国外文化环境的留学生,语文、中文、中国文化,那也许将是他们午夜梦回内心深处的悸动,就像妈妈的味道。

 

问:确实感觉到语文课对于这些“注定漂泊”的孩子的使命。所以当这些孩子走出您的语文课堂,走出高中校园,甚至离开故乡的时候,您希望他们是以什么样的姿态离开的呢?

 

龙:有一点语文积累,有自己想法的人,有自主学习的能力。我也希望他们能彬彬有礼,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学习。

 

问:您能简单地评价一下您的语文课吗?

 

龙:不照本宣科,重思维,内容次之。擅于描绘画面,擅于结合实际生活,深入浅出,“闲话”很多,恐怕有人觉得我瞎耽误功夫。但我对我的课的吸引力和是很有自信的,我的课也是有态度的,不会局限于浅显的文本解读。

 

最后让严老师评价自己的时候他显得有些抗拒,可能学心理的人一反观自己就必然挖得很深,他说:“这太不容易了,会让自己难受。”所以我作为一个旁人,放胆概括——一个不跑马拉松的心理学工作者不是一个好语文老师。